<source id="6gfwb"><nav id="6gfwb"></nav></source>
<font id="6gfwb"><span id="6gfwb"></span></font>

  • <rt id="6gfwb"></rt>

      首頁 出版社簡介 公告新聞 圖書中心 本社期刊 版權貿易 數字出版 下載中心 聯系我們 English
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書評書摘

        書評書摘

        乾嘉時代一“小家”——《管世銘集》編輯后記

        發表時間:2017-10-11 瀏覽:(5476)

          乾嘉時代一“小家”——《管世銘集》編輯后記


          張永堃


          常州管氏家族系明清時期江南地區的世家望族。其先祖本居安徽濠州,南宋初年南渡臨安,后遷居武進華渡,世代家焉。管氏詩書傳家,代出英才,如管紹寧為崇禎初年探花,南明弘光朝儀多出其手;管棆列名于康熙年間詩壇的著名集群“江左十五子”,詩宗陸游、杜甫,頗得山水之助。


          管世銘生于乾隆三年(1738),少通經史,然數躓秋闈,年三十七始中舉人,又四年中進士,授戶部主事,為大學士阿桂倚重,后官至監察御史,嘉慶三年( 1798)卒,一生可謂“遭時太平,致身通顯”。其所處之世,前有惠棟標漢學大幟于吳,后有戴震集大成于皖,考經研史的實證學風盛極一時。管世銘在治學上不免受到影響。他說:“自宋南渡以后,有所謂性命之學,事功之學,然遁于虛者易,責以實者難!逼渲螌W不欲為空疏無益之言,“說經則淹博而中理,序事述情則疏通而有物”,“足資后人之考鏡”!豆苁楞懠肥珍洝俄y山堂文集》八卷,包括說、序、記、策、札記各體,涉及經學、史學、制度等方面,可備參考。毋庸諱言,管世銘并非當時最頂尖的學者,但是作為文人群體中較有成就的一名精英,其在時代的學術思潮之中,對于學術是如何思考的,又做出了怎樣的努力,讀其文集,我們可以有更全面的認識,從而加深對其所處時代的體認與理解。


          管世銘在詩歌上頗有造詣,其所編《讀雪山房唐詩選》是當時較有影響的唐詩選本,其中的“凡例”部分,著重分析唐詩各體的源流正變,頗有創見!豆苁楞懠窙]有收錄這一編著的作品,而是收錄了他的詩作合集《韞山堂詩集》,含詩千余首。其詩取法多家,不拘一格,格律細,內容實。其中頗有涉及歷史史實的內容,有裨于修史者,如組詩《平定小金川鐃歌十八曲》,描述了小金川戰役的全過程,是對《平定兩金川方略》等文獻的補充;也有不少清新可玩之作,如《晡食詩和韻》十首,寫表妹錢孟甸為客親做小吃,皆以食物為題,富有生活氣息。


          就治學與作詩而言,管世銘可謂一代之中較為杰出的人物,理其文集,傳諸后世,應是古籍整理工作者的分內之事。而實際上,除了上述兩個方面以外,管世銘還在另一領域,即八股文的創作方面,取得了更大的成就,聲譽卓著于世。與一般的士人僅將八股文視為仕途的敲門磚不同,管世銘將時文創作視為一生的志業,他“工制藝文,通籍后,猶時時為之”。由于題材與文體的限制,我們今天對八股文的評價固然不高,但作為一種選拔工具,其創作自有高下優劣之分。管世銘曾在京師開館授業,也曾在地方主講書院,從游的學子常常不下數百人,因得其學而中科舉者相繼不絕,“其《韞山堂稿》百年以來幾于家弦戶誦,士束發受書無不知有管韞山者”!豆苁楞懠蜂浧洹豆芨宄跫贰抖贰度,以期全面展現管世銘的時文成就。


          實際上,八股文并不一定都是空洞無物的文字。對于八股的弊端,清人自己就有一定的認識,有言“善八股而不讀書,科舉所以誤人”;八股文的寫作,也受到實證與考據的時代精神之影響。早在康熙時,雷以山輯《鄉黨文菹》,初開八股考據之風,到了乾隆年間,這一風氣蔚為大觀;管世銘的時文創作正是一脈相承。他指出,“專工帖括者,軌步繩趨,既盡得其曲折,而未嘗沉浸古籍以恢張而變化之,率皆老生常談,卑無高論,令人厭而思去”,時文“雖小道,然果精其術,亦自足以刻畫天地之情狀,囊括古今之變態”。故在寫作時,力求言之有物,不落窠臼。通過這樣的努力,管世銘的八股文創作可謂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,誠如張維屏所論:“時文至管韞山,蓋合義理、法度、書卷、聲情融而為一矣!


          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學,清代以來,楚之騷、漢之賦、六朝之駢文、唐之詩、宋之詞、元之曲均已遠逝。從一定意義上說,清代不是一個屬于文學的時代。樸實說理、言無枝葉、一歸于雅正,往往是清儒著述所追求的目標。管世銘并非乾嘉時代的大家學者,他沉浸于詩歌、時文這兩個“非主流”的文學領域,也走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獨特道路——這值得被歷史記住。





        亚洲 日韩 无码 动漫 欧美